<rt id="18ib9"><meter id="18ib9"><p id="18ib9"></p></meter></rt>
  1. <rt id="18ib9"><optgroup id="18ib9"><button id="18ib9"></button></optgroup></rt>
    1. <tt id="18ib9"><noscript id="18ib9"><delect id="18ib9"></delect></noscript></tt>

      <rt id="18ib9"><meter id="18ib9"><acronym id="18ib9"></acronym></meter></rt>
    2. <rt id="18ib9"></rt>
      廣東人大網歡迎您!
      您在:首頁>人大履職>立法工作
      讓校園體育不再“傷不起”

        “有些中小學怕學生出事,干脆就禁止校園內的一切文體活動,甚至規定不準在教室、走廊、操場奔跑,并將奔跑界定為雙腳同時離地。”中國法學會立法學研究會副會長劉克希談到了一些中小學的“奇葩”規定。

        為何有如此匪夷所思的現象?是否只是少數地區或個別校園如此?答案是令人驚訝的。相關調查顯示,全國許多學校都有一種“傷不起”的委屈:一旦學生在校園運動中受傷,體育活動的組織者也總是跟著“受傷”,即便學校無責,仍要承擔“人道主義補償”。
        如今,校園文體活動不再“傷不起”。新頒布的民法典第1176條規定:“自愿參加具有一定風險的文體活動,因其他參加者的行為受到損害的,受害人不得請求其他參加者承擔侵權責任”。
        這就是所謂的“自甘風險”規則。據了解,這是我國立法機關首次在立法中明確規定自甘風險規則。
        的確,“自甘風險”確立前,司法審判中存在大量“如何對被侵害者的損失進行平衡”的問題。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律師協會會長肖勝方表示,在民事案件中,法官最大的責任是平衡雙方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但如果一方有損失,法官便讓另一方進行一定賠償,以在案件中消除雙方“矛盾”,這容易造成“誰死傷誰有理”“誰鬧誰有理”的情況。這將罔顧侵權責任的構成,挑戰“無義務不擔責”的基礎,也容易形成不愿再組織活動、不愿參加活動的社會氛圍。
        那么,“自甘風險”規則是如何在民法典中被明確規定的?
        據了解,編纂民法典時,有建議提出,參加對抗性較強的體育活動等容易發生受傷等情況,而對于由誰承擔責任經常產生糾紛。如參賽者在參加馬拉松競賽活動中去世,有關人員卻要求組織者承擔侵權責任等。相關部門負責人表示,為了滿足具有風險性的體育競技等活動的需求,部分全國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專家學者和社會公眾建議增加規定自甘風險制度。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研究后認為,參加者自愿參與這些活動,應當充分認識到其危險性,由此產生的正常風險原則上應當由參加者自己承擔。在法律中確立自甘風險規則,對于自愿參加對抗性、風險性較強的體育活動,以及學校等機構正常組織開展體育課等活動因受傷發生糾紛時,明確責任的界限是有利的。
        既然如此,是否所有類似“自甘風險”行為導致的后果,均由受害人獨自承擔呢?活動組織者的責任又該如何認定?
        對此,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王利明解釋,“自甘風險”中的風險,并非日常生活中所有一般活動的風險,不能將“自甘風險”制度的適用領域過于泛化,否則,受害人參與任何具有風險的活動都要自擔風險,顯然不公平。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楊立新也說,判斷“自甘風險”的核心是“一定風險”和“文體活動”,像工傷事故領域、交通事故領域、經濟性行為領域等,都不適用自甘風險的原則。
        而且,“自甘風險自食其果”是有限定條件的,民法典第1176條又規定,“其他參加者對損害的發生有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的除外”“活動組織者的責任適用本法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條至第一千二百零一條的規定”。有專家指出,“自甘風險”免責對象的確定,不能擴大到“安全保障義務的承擔者”,不能因強調“自甘風險”,就降低有關責任人的安全保障義務標準,減輕相關活動組織方、承辦方、管理方的責任,未盡到安全管理職責的,還應依法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民法典實施后,自甘風險原則對今后的行為規范和裁判規范具有重要的價值和意義。”有法官表示,從裁判標準來看,這將改變以往對參與文體活動受傷引發的糾紛處理不一的問題,防止所謂“過錯責任說” “推定過錯說”“公平責任說”的濫用,改善“同案不同判”情況,讓司法裁判對社會行為起到應有的引導、預測和規范作用,客觀上也可引領體育活動的健康發展。
        此外,如何理解“重大過失”“其他參加者”“補充責任”等相關問題?超出常人的一般判斷,或明顯違反競技體育、球類活動的規則是否就屬于“重大過失”?“其他參加者”是指參加競爭或者對抗的對象,還是包括了教練員、裁判員?清華大學法學院副院長程嘯說,這些還需要司法解釋加以細化。
        民法典相關規定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條??自愿參加具有一定風險的文體活動,因其他參加者的行為受到損害的,受害人不得請求其他參加者承擔侵權責任;但是,其他參加者對損害的發生有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的除外。
        活動組織者的責任適用本法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條至第一千二百零一條的規定。
      附件:


      相關文章

      友情鏈接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久久